对话Jack Austin:加中关系下的经贸关系新视角

灰熊原创 0Browse

3352e44.jpg

105日,在加拿大著名智库亚太基金会位于温哥华675 West Hastings街的总部办公室,开启了一次有意义的对话--专门邀请Jack Austin先生与在温哥华的华裔企业家们一起探讨新的加中关系下经贸关系的新视角。


此次对话,是由亚太基金会和SFU Beedie商学院Jack Austin亚太商学研究中心共同举办,加拿大灰熊研究院提供支持。灰熊研究院副院长张国任教授,灰熊研究员研究员,SFU  Beedie商学院李静教授,研究员林志山先生参与对话。



Jack Austin先生是加拿大前参议员,老特鲁多和马汀政府内阁成员。曾担任国务部长,能源、矿产和资源部副部长等要职。曾以外交部部长助理身份参加老特鲁多于1971年的访华破冰之旅。那次访华,无疑对双方都有着无比重大的意义。对中国而言,在文革后期,百废待兴,举步维艰之时,通过与加拿大的建交及关系正常化,打破了被外界牢牢封住的一堵墙;对加拿大而言,全球化的进程里缺少占有世界四分之一人口的中国的参与就是不完整的。绕过美国,基于全球利益和加拿大的国家利益,和中国的建交,在国际上树立了一个高瞻远瞩的大国形象。Jack Austin饶有兴趣的回忆了一个细节:在周恩来总理举办的国宴上,总理挨桌用茅台酒敬酒,杯杯干掉。Jack Austin已经喝了两杯,总理到他这桌敬酒,他举起酒杯说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站着喝第三杯。总理通过翻译对他说:“告诉你一个秘密,我喝的都是水。”在闭门的三天会谈中,Jack Austin及加方成员,非常惊讶于周总理对全球事务的深刻理解及其特别务实的处理问题的态度。他在当天的会谈中,高度赞扬了他亲身接触的以周恩来总理为代表的历任中国领导人,认为他们均具有深刻的国际视野和卓越的领导能力,也为此,他对加中关系下一步的发展非常有信心。


在会谈时,有几位华裔企业家也针对加中经贸发展提出了具体的问题。在回答这些问题时,Jack Austin先生也坦诚道出在经贸关系的发展上,由于很多原因的客观存在,发展的进程一定不会是一帆风顺的。加拿大和中国在体制、价值观等方面的巨大差异,体现并影响了加拿大和中国的双边贸易。加拿大无意改变中国的现有状况,但也深刻理解中国现有状况所面对的困境。中国每年出口到加拿大是850亿加元,加拿大出口到中国大约是250亿加元。


就灰熊研究院研究员林志山先生提出的关于加中之间商业机会的问题,Jack Austin先生回答说:加拿大在能源,工程,垃圾处理等方面具有国际领先的水准,中国近年来在风能发电及数字商务上有令人瞩目的表现。双方在很多方面都有非常好的匹配度。Jack Austin先生还特别提到旅游业,期望在座的企业家们可以大力的推广加拿大的旅游业,将加拿大的壮美山河推荐给中国的老百姓。




灰熊研究院研究员张国任教授提出:“加拿大与中国开始就自由贸易协议进行探索性的谈判,中国关心的一个问题是加拿大对于中国国企的限制,中方一定会提出取消这些投资的限制。而上个星期加拿大联邦政府也刚刚批准了Pacific Northwest液化天然气的项目,而Pacific Northwest的投资主体是Petronas, 实际上是马来西亚的国有企业。请 Austin先生谈谈对于未来中国国企在加拿大的发展是什么看法。”Austin先生答复说:“对于‘国企’用英文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State-ownedenterprises,国有但是只从事商业活动的企业;另一类是State- directed  investment enterprises,这一类的企业活动是由国家指导,有政治目的的活动。目前在加拿大的‘国企’都是从事商业活动而没有涉及到政治,所以都没有问题,未来加拿大应该对中国国企开放。例如,每个国家对于石油有不同的战略,美国没有国有公司,但在上世纪30,4050年代通过税务体系对石油公司提供补助进而达到国家战略。加拿大也有国有公司,实际上我本人在70年代曾代表加拿大政府参与建立了Petro-Canada的成立。”




会后,灰熊研究院研究员李静教授和Austin先生也有一段有趣的交流。当提到Austin先生所讲述的加中关系发展和基辛格所讲述的中美关系发展有异曲同工之妙时,Austin先生笑答他和基辛格是好朋友,基辛格写完书后(书名为“On China"),他特意给老友写贺信,祝贺新书发布,在贺信中还开玩笑的指责老友“偷”了他的好想法。当被问到什么时候写自传时,Austin先生笑称还不觉得自己老,等老了再写自传也不迟。Austin先生今年已经84岁,精力充沛,思路清晰,至今仍为促进加中关系发展而奔走,在加拿大政坛上深具人望,他为加中关系所作出的贡献及成就令人赞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