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境零售生死劫-如何看待跨境B2C的发展

灰熊原创 0Browse

   

作者:   吴鹏  GrizzlyBearInstitute

跨境B2C-1.jpg

网购已经融入了我们的生活,跨境购物也成为越来越多人的选择。这个行业在快速发展的时候也正在经受来自国内外的严峻考验。在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新一期的智库沙龙上,河南保税集团总裁徐平、聚美优品合伙人与国经中心跨境电商课题组同事一起交流。跨境电商有着怎样的发展前景?又面临哪些难以跨越的障碍?在一带一路新战略趋势下,跨境零售能够扮演什么样的角色。作为首批全国七个跨境电商试点城市中独占半壁江山的郑州做出了什么样的探索。

一、跨境零售代表了全球贸易的趋势所向

到底要不要支持跨境零售,这仍然是一个有争议的问题。无论从政府监管,还是从国际环境来看,对跨境电商尤其是跨境零售的发展前景上并没有形成共识,还有人认为跨境电商的重点应该在B2B,而不是B2C,认为B2C跨境电商实质上冲击了传统贸易。

徐平给出了非常鲜明的观点:从趋势上来看,跨境零售是趋势所在,虽然现在从比例上还是B2B居多,如果我们打开集装箱,追踪一下货物单会发现,B2B也正在分化为若干2C的小单;B2B未来会受到越来越多的限制,不管TPP是否真的能够落地,但是从诸多国家的反自由贸易倾向上,会对B2B带来更多的限制。而B2C无论从物流形式上,还是从规则适用上都走了不同的体系,发展势头不可阻挡。

B2B的下降是全球性的,上海去看B2B的企业,看到的现象现在已经没有完全意义的B2B了。现在看到的集装箱里都是B2B2C了。里面有一小包一小包,到了境外再配送。在传统B2B里面也已经有将近40%的B2C了。

1、 B2B与B2C分别适用的是WTO与万国邮联的体系:

B2C比B2B的优势是什么?首先是便宜,有人说是因为2C便宜是因为逃税了,即便把税加上也仍然存在很大的价差。这里面根本的原因在于两者适用的不同的体系,B2C项下物流供应链用的是邮政快递。目前针对各个国家全球个人采购的产品,万国邮联给予了一定的便利,这个通道能够满足个人采购的产品,能够自由的进出,没有许可证,低税率、便利。

目前全球贸易有两个体系,一个是WTO,一个是万国邮联体系。WTO适应的是企业对企业,万国邮联体系服务于个人。个人购物不受许可证限制,走全球公民权的通道,但有量的限制。0-2公斤以内是无上优先权,免检、绿色通道,优先处理原则,2公斤-30公斤的快件同样享受这种待遇。这是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国家间的约定。只要盖了万国邮联的戳,到了机场各国邮政要优先处理。邮政收到之后也必须在第一时间内派送给个人。派送的费用是国家与国家之间对冲。

2、 没有被纳入统计的2000亿美金:

中国的跨境贸易量已经达到2000亿美金。怎么得出这个数据呢?按照阿里的统计:2015进出口电子商务快递206亿件,其中进出口60亿件。平均货值按照平均100元计算,整体货值是6000亿人民币,也就是895亿美金。去年中国消费品进出口值1360亿美金,这个数字占了进出口的68%。如果纳入统计的话,去年的外贸进出口值又增加了。

按照行业经验,走邮政快递的产品不到全部交易额的60%,也就是说推算实际的交易单数接近130亿单,货值接近2000亿美金。如果把这个数字纳入统计的话,外贸进出口值下降8%就弥补了。按照2000亿美金,一半进口,进口税率12%,一千亿美金的13%,将近130亿美金的税收。

3、 郑州做对了什么?

在全国七家跨境电商试点城市(上海、重庆、杭州、宁波、广州、深圳和郑州),郑州的业务量已突破3000万单,单量和税收总和都占7个试点城市的50%以上。也就是说,郑州的单量和税收都超过杭州、宁波、广州、深圳、重庆、上海6个试点城市的总和。让总书记和总理都感叹,这不是政策的洼地,而是制度的高地。

跨境B2C-2.png

郑州做对了什么?简单来说可以从一张图上来看,传统的B2B,国内有一个B方,所有的进口证、追责主体都是这个B。现在B2C兴起之后的新问题是这个“B”没有了,征税也找不到人,那么1210模式解决这个问题。

“电子商务+保税中心+行邮监管”的通关监管模式(海关监管代码1210),实现了跨境电商产品保税行邮进口,实现了严密监管和信息化系统管理,实现了税费的应收尽收。解决了国人出境购物、传统邮快件渠道、灰色通关等造成的税收流失问题,大规模“海淘”被拉回国内;还有“三个”通关模式,从口岸延伸到保税物流中心,让海关、国检在同一流水线实施现场查验作业,实现了“一次申报、一次查验、一次放行”,大大提高了通关效率。

 “1210”最大的优势就是提升了传统邮快递领域里解决不了的问题,传统寄方是境外,如果出现问题,国内收件人收到这个产品有问题,怎么退换货?如果质量有问题找谁索赔?按照现行法律没有办法实现。所以在“1210”里进保税就是要找到风险承担者。保税集货最大的特点是邮政快递传统条件下解决维护消费者权益的问题,退换货、风险追溯、风险索赔等。目前《国际法》没有办法找到物流企业作为风险承担人,但是在“1210”备货模式里最大问题是降低时效,把时效提高,解决客户体验度问题,降低物流成本。对消费者来讲是解决权益维护问题,对国家来讲,任何一个国家都不希望税收流失。既然B2C是未来产业方向,一定要有一个模式管得住,让企业盈利、让社会收益更大,这就是“1210模式”涉及到的主要点。所以,实际运营当中出现这一点,试点城市试点过程当中实现了这一点,保税模式试点是最有竞争力的方式,无论在商业模式上,无论实现国家监管方面,都具有其他模式不可超越的一点。

二、制约B2C发展的三大瓶颈:物流、支付和征信:

跨境电商是未来的世界贸易的发展趋势。因为跨境零售打破了B2B的很多规则。B2B进关的时候有原产地证,有很多贸易壁垒,而跨境零售真正打通境内境外同一个市场。在WTO条件下中国的产品遭遇了最严重的壁垒,通过这种渠道我们很多产品都出去了。俄罗斯现在公民每月1000美金额度以下,不超过30公斤可以享受免检;美国是每人800美元。这个对于中国出口的意义就非常大。所以我们现在到欧洲、美国、南美的很多小件商品的出口都借用邮政渠道。

为什么进口做起来了,出口没有做起来。出口的复杂度比设计方案的时候还要复杂更多,相当于在WTO体系之外设计一个对个人进口的综合管理办法。我用一张图来解释可能清晰一些。


跨境B2C-3.png


货物的进口/出口涉及物流、支付(IMF体系),关税,合同法,国际法,征信体系的问题,综合起来为两中心两关三线的问题。

首先是物流:除了万国邮联还有四大国际快递巨头UPS、DHL、Fedex、TNT。这四家垄断了国际快递牌照,等同于拥有海关,对方国家同意你设立检验检疫平台。国内的快递公司还没有拿到这个牌照。他们的价格是垄断的。现在物流 1公斤快递80块钱,这是打折价,不打折的话266元/公斤。邮政平均每公斤66,公开价是167/公斤。邮政存在什么问题呢?处理能力不够了。目前中国邮政往全球派人,现在美国邮政当地已经处理不了中国的货了。全部堵在这里,境外运单能力有问题造成了中国出口的产品外国消费者两个月都拿不到,对中国出口市场影响客户满意度。

第二个问题是结算的问题:境外用户买中国产品,网上交易有几千种卡怎么支付。交易平台公司和当地的银行一家一家去谈,签协议,后台有接口。人家给你结算就结算。当他到一定量的时候就给你停掉,找的借口就是这一批里面有可疑交易,给你停掉,也就是美国在支付上卡住我们出口的脖子。我们出口遇到的这个问题是最严重的。应该由央行和银联体系去解决。传统B2B不存在这个问题,因为传统的贸易中有收单行。目前央行在这方面是缺失的,需要打通全球的收单体系。我们推动央行和卡主机构谈,但是进展很慢。反而境外的像Master卡,一看这个势头不可挡,主动找过来说我们愿意成为你们境外交易的接单单位。这个是商业行为,他收单不要钱,赚资金沉淀的钱。外贸结算28天的结算期。如果2000亿美金的规模,收益很可观。

第三个是征信问题:对小微企业征信很难,出口难点在于我们用的第三方支付,不是正规的外汇回流渠道,授信有买方授信,有卖方授信,我们向境外卖的,银行体系里面征信没有对个人的,取得不了银行信贷的支持,得不到政府的支持。

要解决这些问题需要在法律上、在开放市场垄断上做更多的工作。比如说邮政企业到年底的时候不接货了,因为它任务完成了,有几十万单的量他只能接几千件,这种情况怎么办?要么开放这个市场让更多的企业提供服务,要么就需要他们按照规定提供基础的服务。再比如支付问题上,这需要央行以及银联来解决,单个企业是解决不了的。还有像阿里平台,其实把出口商压榨得很厉害,基本上没有什么利润,物流的成本+支付的成本+融资的成本,利润几乎为零,这种状态下这些企业活不下去,对于整个出口来说也是很危险的。

三、生死劫:惊险的一跃

2018年即将面临一个迫在眉睫的问题,这个关口我们能不能跳过去?如果不能跳过去。那么2000万出口厂商面临生死考验;如果能够越过去,可以说我们又将开辟一个全新局面。

今年11月开了全球邮联大会,一致通过对中国出口产品提价。万国邮联2018年执行,物流价格一下子上去。我们的窗口期只有到2018年。那我们怎么办?目前在一个国家一个国家地谈。

现在跟俄罗斯谈判取得了突破式进展。我们是怎么说服俄罗斯的?拿我们进口单给他看,反正按照现在的方式你也收不到税,不如我们合作,我把进口数据提供给你,你给我设置出口快速通关的通道。他们接受了这个条件,按照进口模式设计了通关单模式。增加了个人进口单,没有三单比对,直接拿护照申请。

现在跟比利时也在谈,他们也接受。所以我们看到的机会是什么呢?就是我们进口的条件越宽松,出口谈判成功的机会也越大,对等原则更有空间。因为我们进口给国外提供了巨大的市场,我们进口给你额度,我们出口你也给我额度。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上我们有很大优势。各国都要复苏,都在看中国市场,中国的进口量大于出口量十倍。

现在一带一路讲基础设施联通,贸易融通,其中最大的机会就是跨境电商的机会,因为B2C是目前最容易实现,而一旦有这个量就需要解决物流的问题,需要解决支付的问题,需要解决金融的问题,反过来刺激基础设施的建设,合作的需求多了产能合作之类的需求也就顺理成章了。

从这个意义上看,跨境零售不是买点化妆品买点奶粉的问题,而是涉及到打开新的国际贸易通道的关键问题。在每一个顺利完成国际贸易的商品背后,是关于物流、支付、贸易规则的复杂博弈,中国民间汇集起来的消费能力是与对象国谈判的底气,在新的世界贸易格局面前,有必要更充分地运用好这股力量去制定新规则。